传统农业企业加速步入互联网改造

发表时间:2015-11-03 16:52

小米给互联网时代留下了这句名言:“站在风口上,猪都会被吹起来。”

那么,当猪真的站上互联网风口,又会发生什么?

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日前举办的“创业家思享汇”上,当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邵根伙、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卢柏强、达晨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昼联手聚焦“当农业牵手互联网”,人们惊奇地发现:“猪真的会飞起来”。

互联网打开农业变革大门

在13亿中国人口中,农村人口占了一半以上,这意味着近7亿人口的市场潜力等待释放。根据研究机构测算,仅化肥、种子、饲料三类农资,市场规模就超万亿元。

当传统农业与现代信息技术的历史性交汇,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在两者的碰撞中,又会形成什么样的商业逻辑?

实际上,放眼海内外,传统农业的互联网改造正在进行。在国外,谷歌、孟山都等都已投资农业网络公司。在国内,联想种水果、刘强东种大米、阿里巴巴也做了农淘网,互联网企业纷纷上岸“务农”。同时,新希望搞养殖云平台、农产品做中农网、雏鹰农牧成立雏鹰在线、芭田股份并购金禾天成,一些传统农业企业则纷纷下海“冲浪”。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多家企业都在进行着自己的探索。

在本次“创业家思享汇”上,人们有机会与A股市场上两家农业领先企业“亲密接触”。其中:北京大北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养殖业领域的高科技企业,市值列中小板上市公司前十位,年营业收入达到185亿元;属于种植业的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则是国内农药制剂企业中第一家、也是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一年多来建立了田田圈电子商务平台,为农户提供系统的综合性的整体解决方案。

“猪联网”打造新型生态链

大北农从1998年开始触网,旗下“农信网”已是公司三大业务板块之一。董事长兼总裁邵根伙博士亲切地称之为“猪联网”。

全国有5亿头猪,每年销售价格高的时候几乎超过500亿元。邵根伙将猪产业的整个生态链解剖成四大块:有金融机构,主要提供贷款、结算、理财;有屠宰场、屠宰食品企业;有中间商、厂商;还有猪场。大北家正是用互联网这个强大的工具,把生猪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打通,构建一个全新的猪产业生态链。

例如,在猪管理环节,用猪联网能自动提醒各类生产事项。装了猪联网的用户,母猪生产性有了明显提高,断奶仔猪数从17头提高到20头。

其次是在猪交易环节,大北农开展网上生猪交易市场——“猪交所”,以及饲料等投入品的交易,用猪联网不断累积的大数据筛选质优价廉的饲料等物资给养殖户。目前猪联网累计网上交易数额超过150亿元。

第三块是围绕猪产业的金融服务。未来目标则是直指成立一家农业银行。

邵根伙放言:要创建世界级农业科技与服务企业,到2023年的目标是销售额达到2000亿元、市值2000亿元。

“田田圈”瞄准全国性农业服务商

扎根深圳的诺普信则是国内农药制剂企业中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公司董事长卢柏强除了是位企业家外,还是一名农业科学家,领导研发、生产了数百个环保高效新型农药产品,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180多项。

诺普信旗下的“田田圈”网,首先是基于公司原有线下分销网络。目前与公司结盟的近1000经销商,覆盖全国1500个农业县,有10万家零售店,通过这10万家零售店来连接100万的“种植达人”,服务1亿的农户。

和大北农一样,诺普信同样也切入了农业互联网金融领域。“农业金融的业务做起来顺理成章,因为农药毛利高,以往卖给农户时赊账很普遍,在这个过程中就积累了大数据,知道哪个农户信用好,哪个农户信用不好。再辅之以信用管理、风险管理等手段,互联网金融业务很快就开展起来。”卢柏强认为,该项空间巨大。

随着种植业领域的农业高科技企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诺普信的目标是打造一个在全国遥遥领先的农业服务商。目前,像美、英等发达国家,全国前五位的农业服务商市场份额可以占到80-90%。而在中国,该领域仍然呈现落后而分散的局面,几乎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服务商。卢柏强预言,未来十年中国的前十大农业服务商将能占到全国份额的80%,“其中有两家是产生于诺普信,不是数一就是数二,这就是我们的定位。”  


©2019 上海田野农副产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