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种稻 他们在农村挥洒青春

发表时间:2013-05-22 14:35

让青春在时代进步中焕发出绚丽的光彩,习总书记对青年的殷殷期盼言犹在耳。追寻梦想,成为一代青年人共同的人生坐标。

  追寻梦想,就是要与国家的前途命运相契合,与城市的繁荣发展相关联。就是要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坚定理想信念,练就过硬本领,勇于创新创造,矢志艰苦奋斗,锤炼高尚品格,在实现中国梦的生动实践中放飞青春梦想,在为人民利益的不懈奋斗中书写人生华章。

  而在上海的各行各业中,也有一群优秀的追梦青年,他们用自己的努力与汗水,谱写着自己的青春梦,中国梦。从今天起,本报将开展系列报道,报道上海各个领域有理想、有奋斗、有能力、有胸怀、有憧憬、有未来的青年,通过他们的奋斗历程,感受当代上海青年的蓬勃朝气和寻梦之心。

  在上海,有这么一群在农村从事农业相关领域的青年,他们对于农业、农村都有自己深厚的情结。他们之中,有从世界500强公司辞职来到农村投身生猪养殖的白领,也有一心想为下一代生产安全粮食而不惜成本的农业企业负责人,有想方设法提高农副产品配送安全的青年,还有通过养鸡带领农户致富的大学生村官。

  这些优秀的农业农村青年人才,在农、林、牧、加工、经营以及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相关行业,怀揣梦想、拼搏奋斗,为加快发展上海都市现代农业、继续深化农村改革发展、切实增强乡镇发展活力、持续提高农民收入、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等各项工作奉献着青春、智慧和汗水,为上海“三农”工作的进一步发展贡献着力量,让自己的青春梦和中国梦交相辉映。

  2012年,团市委推荐的6名青年被评为第八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同年,团市委又联合市委农办、市农委共同评选了首届“上海市优秀(十佳)农业农村青年人才”。就让我们走进其中的优秀代表,领略农业农村追梦青年的风采。

  本报记者 周胜洁 

地方

   郭帅

  虽受H7N9疫情影响

  从未有过放弃养鸡的念头

  在崇明县向化镇北港村,一栋栋整齐的鸡舍掩映在一片蓊郁苍翠的树林之中,一群群散养的芦花鸡正在林间悠闲觅食,不时发出“咯咯咯”叫声。这是向化镇阜康村的大学生村官郭帅的自主创业基地,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他承包了500亩林地,成立了上海百凤家禽专业合作社,散养2万只芦花鸡。

  在农村长大的郭帅对农业方面向来关注,2008年,他从上海海洋大学毕业后便一头扎进了农村,成为了崇明县向化镇阜康村大学生村官。在与村民的接触中他越发关注养殖信息,两年后开始了艰辛的创业之路。为了找到合适的创业突破口,郭帅费了不少心思:“我对养鸡这个领域不甚熟悉,其实挺冒险的,能跨出这一步真的不容易。”

  身为合作社理事长,在创业之初,郭帅遇到很多问题,不懂什么是“瓜片子”,不知道PPR水管和PVC水管到底有什么分别,“刚走出校门,很多东西不了解,只能在摸索与失败中去寻找正确的道路。”

  如今回忆起2010年那一场疫情还是让郭帅感慨不已。那年5月初的一天,技术员告诉郭帅,有十余只小鸡意外死亡,经解剖后发现是得了传染性喉气管炎。

  技术员向郭帅描述了这种病的危害性,一旦染上这种病毒,传染性极快,鸡的死亡率在5%到70%之间。技术员当即返回市区买回疫苗,混入一些用于调理和缓解症状的中草药,郭帅跟着技术员一起连夜给小鸡注射疫苗。然而,疫苗要4到6天才能起到效果,最终一共死了300多只鸡,好在疫情得到了控制。

  此后,郭帅更是加强了对鸡群的疫病防疫,与饲养员一起定期为2万只鸡注射疫苗。从最初不懂注射,到如今熟练地抓鸡注射,郭帅在技术员与兽医的指导下,学会了很多专业知识,而代价则是,他的手臂被鸡爪抓得伤痕累累。

  前不久爆发的H7N9禽流感疫情又让郭帅的合作社经历了又一次考验,“这是大环境对于行业的影响,我们都无能为力。上个月整个行业只能用惨淡来形容,还好这个月有点起色。”就在去年二三月份,因为假鸡蛋事件,郭帅同样经历了一次创业起伏。虽然创业路上困难重重,但他从未有过放弃的念想,“散养鸡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只要不断奋斗,顽强拼搏,就一定能走出一片天地。”

  有不明就里的人会觉得,作为村官,郭帅选择创业是不务正业,但郭帅创业的初衷却是想为农民谋福利。他有一套详细的计划:

  首先,通过基地的成功运作,吸引农户参与,形成规模效应,成为当地的一个特色产品,带动当地农民致富。然后,以养殖基地为依托,带动旅游参观和农家乐发展,有利于当地农民创收。

  另外,项目实施需要大量的农作物饲料,当地农民可以通过提供玉米、豆粕、小麦等原材料获得收益。他还打算利用鸡粪、秸秆等材料开展蚯蚓养殖项目,建立生态循环农业。

  而在农户要求加入前,郭帅又会给他们打“预防针”,讲清风险,并开办相关培训课程。如今,已经有数十户农户跟着郭帅一起养鸡,每年可以给这些农户带来数十万元的收入。

  ·他的梦·

  摸索出一套散养鸡标准化规则

  对于未来,郭帅说着自己的“青春梦”,“对于标准化养鸡场,何时为鸡接种疫苗等都有规定,而对于散养鸡的规定相对较少,我希望通过自己的摸索能走出一条针对散养鸡的标准化规则,用这种自然养殖方式养殖出质量过硬的散养鸡,基地蒸蒸日上后,就能带领更多农户一起发展了。”

  高健

  不断求学将所学融入公司运作

  站在上海南汇广袤的田野边,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农作物,上海田野农副产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健不由得感慨万千。

  当年选择以农副产品为基础创业,高健看重的就是鸡鸭鱼肉、大米等食物均是老百姓每天的必需品,是项民生工程。2003年,高健成立上海田野农副产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经过近十年的不懈努力,现已发展为拥有员工300余人的中型民营企业,为长三角600多家企事业单位提供专业化的“菜篮子”解决方案。

  “创业第一年,客户很难拓展,(因为)他们都不太相信我们配送的农副产品,根本没有人肯合作。”那一年他身兼数职,“我既是老板,又是销售人员,公司内部管理也要亲力亲为,但我坚信,随着社会分工不断细化、专业化,总是会有市场的。”带着需要什么就学什么、干什么的想法,他坚持在这条创业路上走下去。

  随着公司步入正轨,高健觉得需要不断学习才能带领公司与时俱进。2006年至2008年,高健分别在上海财经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学习,并获得工商管理硕士(MBA)证书。为了避免农产品配送仅仅成为将物品从一地搬运到另一地的“搬砖头”模式,高健把所学知识积极应用到企业管理与社会实践,在传统农产品流通领域,植入现代物流服务模式。

  他带领员工创建了从田间到餐桌的菜品可追溯系统,“因为蔬菜等农副产品既有自有基地供应,也有合作商供应,为了确保质量,这些未精加工的菜品都有单据,每批菜都能从单据中追溯到源头,能让客户安心食用。”

  高健还将现代物流模式发展到配送车辆上,相比于其他配送公司使用一般厢式货车送货,高健率先使用冷链配送,“就是用冷藏车配送食品,这样在食品安全与质量上更有保障。”此外,高健在学习工商管理后受到启发,在公司内加强了组织分工与考核,还定期开讲食品安全知识课。

  如今,公司的员工全年无休地奔波于上海郊县的田间地头和企事业单位的食堂之间,成为沪上50多万人的“餐饮卫士”。浦东机场作为其客户代表之一,也不由称赞道:“田野公司的这种集约化配送体系,解决了机场后勤服务的后顾之忧,也让我们吃得安全,吃得放心。”

  高健在经营自己的企业之外,也做了不少公益事业。他坚持连续三年对上海民政局第一精神病院进行捐款;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捐款数万元。作为上海湖北天门同乡会会长,多次进行慈善捐助。

  ·他的梦·

  把公司打造成我们的公司

  经历过创业起起伏伏的高健如今想要通过一些战略和机制的运用扩大公司的影响力,公司配送的鸡鸭鱼肉、大米、面食都是百姓生活的必需品,发展空间很大。

  在未来,我争取把“我的公司”打造成“我们的公司”,员工都有归属感才能做大做强。我想通过不断学习,在农副产品配送领域做出一番成绩,影响力辐射至全国,能让更多的人吃到健康、安全的食品。”

  梅雁航

  在稻花香里“听取蛙声一片”

  在从事种植“蛙水稻”前,梅雁航是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总经理,因为职业关系,他深知环境和饮食对健康的深刻影响,“这十年来,我对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的身体健康状况了解得很多。所谓"病从口入",可以说有将近80%的疾病都来自于食物。”

  随着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食品安全问题逐渐恶化,他对此越来越担心,“在田里施有毒的化肥,给蔬菜撒上有毒的农药,这些声音不绝于耳,再这样下去,我们的下一代就再也吃不到"干净"的粮食了。”“现在还能吃什么”的问题一直萦绕在梅雁航的心中。

  尤其是当梅雁航成为了孩子的父亲之后,他想要自己种植安全粮食的“农民梦”意愿更加强烈。2009年初,梅雁航终于将梦想付诸实践,他放弃了从事多年的医药行业,从城市奔向了农村,成立了上海自在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带着团队正式入驻青浦现代农业园区,还原水稻最原始的种植方式,不打任何农药,用鸡粪、鸭粪等施肥,并引入青蛙,开始种植蛙水稻。

  梅雁航告诉记者,因为投入大产量低等各种因素,一开始大家都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因为我们还原的是上世纪50年代前最原始的种植方式,所以坚持不打农药不施化学肥料,盛夏37℃高温天,每亩地每天都要雇用五六个劳力进行除草,而一般一亩水稻,农民打一次农药一周都不用除草。”同时蛙水稻每亩的产量相对较低,“一般水稻一年收两季,而蛙水稻只能收一季,而每亩产量又是一般水稻的一半,且不算投入的精力,收成还只有四分之一。”

  虽然承受了各方压力,但梅雁航始终抱有“为下一代种植安全粮食”的坚定信念,通过还原自然生态的种养模式,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稻田里又重现了久违的蛙鸣声,不施化学肥料和农药的稻田里生物种群逐渐变得丰富,看到野生的小动物又回归田园让梅雁航深感欣慰;与此同时,种植蛙稻米农户的收入也得到了很大提高,他们也坚定了蛙稻生态种养这个理念。

  从开始的600亩地到如今的4000亩,现今的梅雁航依旧坚持每天在田头四到五个小时,看着蛙水稻销售至大卖场、酒店等地让他颇感欣慰,“虽然我们的产品还很小众,但只要有人吃到了蛙水稻,就不用担心病从口入,下一代也会有"干净"的粮食。”

  ·他的梦·

  留给下一代无污染的粮食

  谈起未来,梅雁航说自己只想脚踏实地做出一番实事来,“等我们的下一代长大后,我能留给他们一份健康、无污染的粮食,这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也是我的梦想,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徐林峰

  从500强企业白领到现代“猪倌”

  迎着清晨第一缕光,徐林峰又启程了,目的地是车程约2小时的位于上海市金山区张堰镇建农村的畜牧场。从2010年起,他早已习惯了每天7点到达畜牧场,和工人们一起上班。身为80后的徐林峰曾经是出入市中心高档写字楼的世界500强企业白领,而今他是一心搞农业的“养猪专业户”。

  他的养猪场每年为上海供应3.6万头商品生猪,是上海规模最大的生猪养殖企业之一。徐林峰的身份也从销售经理变成了上海沙龙畜牧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同时也是上海市金山区第五届政协里最年轻的委员。

  说起与生猪养殖的渊源,徐林峰说自己出生在上海农村,父亲经营着一家小型养猪场,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对农村、对农业畜牧业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大学毕业后,他与多数年轻人的选择一样,按部就班地进大公司当白领,四年时间后升为销售经理。而同时,他对于农村、农业的关注丝毫没有减弱,因为割舍不下的感情,也因为一份责任和梦想,在2010年,他毅然决定脱下西装皮鞋,一头钻进了养猪场,传承了父亲的产业

  在经营过程中,作为大学生的徐林峰一直觉得农业管理过于“粗犷”,“从事农业的人基本都是"经验派",总是靠眼睛观察分析,以口述为主,缺少具体数据作支撑。”他向记者解释说,比如用哪种饲料喂养生猪才能长得更好,以前老农们都是用眼睛观察生猪大概的长势来判断,“但这样毕竟太过粗,每头猪究竟长了几斤都没有记录。”

  为此,徐林峰引进了企业资源管理系统,这是他独自花了将近半年制作并完善的一套覆盖公司所有生产流程的信息化数据库。有了这个数据库,坐在电脑前点击鼠标,就能知道每一头猪的状况和去向,他说这是“用工业理念和模式管理养猪”。此外,徐林峰大胆改革创新,推行自动化喂料、在每个猪棚安装摄像头进行全程监控,将现代化技术应用到传统牧场管理中。

  虽然在实际操作中,徐林峰不断感受到在这一行工作多年的“老同志”的不理解,他们带有抵触情绪,一边做数据记录一边会嘟囔麻烦,“刚开始时,他们还是想靠经验干活,有时记录数据就变成"捣糨糊",但我坚定我的理论想法,只能通过加入指标考核等措施,使得现代化的管理得以继续。”

  除了改革,徐林峰也依托自己的养猪场,在养殖科研方面不断做着各种探索,积极带动金山生猪养殖、种猪培育产业发展。他参与畜牧业标准化生态养殖基地建设、枫泾猪提纯复壮和多元杂交利用研究、枫泾猪群体育种及杂交开发研究、农业种质资源的发掘创新和开发优质种猪杂交优势利用及良种繁育体系建立等课题研究,并都取得预期成果。

  ·他的梦·

  提高效率 为市民提供安全产品

  三年的摸打滚爬让徐林峰深深感到养猪行业大有可为,他也有自己的青春梦。

  他说在上海养猪虽然有地域优势,但受制于土地资源,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就难以扩大,“所以我要将事业做精,无论在技术上还是管理中都力求创新,提高产猪的效率,为市民提供最安全、最健康的产品。”


©2019 上海田野农副产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