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地标”农产品 擦亮本土化招牌

发表时间:2015-04-22 10:30

农村电商,一个近几年出现的名词,从字面上理解其含义是农村电子商务。去年两部委发布《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方案》及“互联网+”形成风靡之势以来,各县域经济加速实施对接大型电商的农村战略。 南安也不例外。世纪之村、飞云村、长福村等都在积极
农村电商,一个近几年出现的名词,从字面上理解其含义是农村电子商务。去年两部委发布《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方案》及“互联网+”形成风靡之势以来,各县域经济加速实施对接大型电商的农村战略。

南安也不例外。世纪之村、飞云村、长福村等都在积极利用“互联网+”这股热潮带动当地的农业发展。

可是,如何让“互联网+”落地生根,如何让电商植入农民生活,老农民如何变身新农人……一系列问题仍然困扰着本地创客。18日,为期3天的“第二十二期农村电子商务模式经验分享、服务链整合暨农产品电商(泉州)发展交流会”在南安落幕。其间,来自全国各地的专业人士为参会者带来了一道饕餮盛宴。

农村电商更注重“底层设计”

“农业电商是一个有年头的话题,但又比较新颖。”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当天在会议上说,此前由政府主导自上而下推进农村信息化,而近年则出现了市场驱动、自下而上、草根自发的农村电商、农村信息化现象。

农村电商到底有多火?从一组数据可见一斑。商务部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涉农网站已超过3000个,有24个省市、31个地县在阿里平台设立了“特设馆”。在淘宝网正常经营的注册地为乡镇和行政村的网店已达到163万家,经营农产品的网店已接近40万个,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超过1000亿元。根据阿里研究院2014年11月前针对农村电商的预测,2014年全国农村网购市场规模将为1800亿元,到2016年将有望增长到4600亿元。

“电子商务引发全社会商业生态的变革,农村需要迎头赶上,甚至实现弯道超车,农村电商也是县域电商的重大机遇。”汪向东说。

商务部电子商务司副司长聂林海很赞同这种看法。他认为,农村将为电商企业和互联网零售商提供一个更广阔的蓝海。农村电商是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的重要新兴渠道。

在去年“第二届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上发布的《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14)》显示,截至2014年12月,全国共有212个淘宝村,泉州淘宝村数量为17个,位列全国地级市第二。南安飞云村、素雅村和长福村3个村入选。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南安农产品电商交易额达到5亿元,涉农电商经营网店达5000家。”南安市领导介绍,霞美镇长福村去年年交易额超过千万元,乐峰镇飞云村有近千户从事淘宝,南安农业电商氛围相当浓厚。

针对农村电商,世纪之村董事长潘春来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他认为,农村电商更注重的是底层设计,而非顶层设计,所有的设计应以便捷为出发点。“平台要低成本、傻瓜化,要能挣钱,这才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在潘春来的主导下,世纪之村建立农村信息化综合服务平台,覆盖全国11个省6万多个行政村,建设了11.8万多个信息服务站,入驻信息员16万多人,平台月均交易金额达7亿元。

农特产品应凸显“本地元素”

田间地头,瓜果飘香,如何将自家的优势土特产卖到千家万户,这个议题更是本次活动的重点。浙江省丽水市农村电子商务服务中心负责人王军龙,分享了他对农产品如何做电商的经验。他一再表示,农村电商是产业链的整合,是当地产业经济的互联网化,而非仅仅是电商企业。

“丽水市遂昌土猪肉本地卖15元一斤,网上卖到25元;龙泉土鸡本地卖80元一只,网上卖到178元,这都是真正的高效生态农业。”王军龙说,“遂昌赶街模式”是当下最为成功的农村电商模式之一,其核心是电商服务平台+村级服务站。电商服务平台主要负责网商培训、农产品网货标准制定、品控、仓储等服务,村级服务站则是帮助农民代买、代卖。

农产品推广,尤其是生鲜产品的电商销售面临两个关键问题:农产品标准化、现行检疫法规问题。“龙泉土鸡到底是9个月的算是成鸡,还是12个月,是养在山里的还是地头里的才算是土鸡,这些都没有标准。”王军龙说。

此外,现行畜牧检疫法规规定由当地农业局检疫,冷鲜产品出省都会再次碰到检疫问题。王军龙以龙泉土鸡为例,“我们做冷鲜鸡已经在本地检疫后包装好,出省后不可能把保鲜膜撕下来再检疫,这样就需要政府创新服务机制,更有担当。”他说,丽水市政府一直在加大对电商的支持,健全商贸流通支撑体系。

不仅如此,王军龙提及农产品的初次消费门槛较高,本地人习以为常,但其他地区消费者不见得能接受,区域特产不等同于网货。这就需要做好产品规划,产品的开发和服务要更人性化,要考虑消费者的需求,增加对环境的描写,加强消费者的情感体验。

“从严格意义上说来,农特产品只能算是产品,算不上商品,更不是网货。要想在网上畅销,需要增加本地的文化元素,加大文创力度。”王军龙说,当今个性化服务需求越来越旺盛,相应的农产品电商化也需符合这种趋势。当然,品牌支撑必不可少,因此需要挖掘地理标志性产品,打响当地区域知名度。

“产品一定要有市场需求,而人才是电商发展的根本。农村电商更得抱团取暖,这样山沟沟也能挣大钱。”一位市领导说,作为最为活跃的电商土壤之一,南安已经从多方面发力。自去年以来,南安专门出台了《推动商业模式创新和促进工业设计发展的工作意见》,设立1000万元专项扶持资金。同时,还出台了《南安市级电子商务村(镇)、电子商务产业基地(园区)、电子商务主题楼宇认定标准》,对通过南安本级认定的电子商务产业园区将按实际配套设施投入金额(基建和土地款除外),给予最高50万元的补助。


©2019 上海田野农副产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