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亿美元天使轮+生鲜电商:刘江峰创业怎么玩?

发表时间:2015-05-05 10:26

为什么在通信圈呆了19年的刘江峰会选择生鲜电商跨界创业?对于生鲜电商创业重重雷区将如何规避?真的不必绕开电商巨头的“冰山”? 文| 网易科技 王先 华丽地发表了《时间未老,理想还在》离职信的华为荣耀前总裁刘江峰,在4月28日正式公布了他
为什么在通信圈呆了19年的刘江峰会选择生鲜电商跨界创业?对于生鲜电商创业重重雷区将如何规避?真的不必绕开电商巨头的“冰山”?

文| 网易科技 王先


华丽地发表了《时间未老,理想还在》离职信的华为荣耀前总裁刘江峰,在4月28日正式公布了他的新动向:创业!生鲜电商平台!已获得1亿美元的天使轮投资。

1亿美元,天使轮,IDG领投,一家消费类投资基金跟投。即使创业公司估值疯涨的2015年,天使轮一般只在几百万美元级别以下。刘江峰宣布的“1亿美元的天使轮”,再次创下创业融资的天价。在4月28日接受网易科技的专访时,刘江峰称“现在什么还都没有”,新创业的公司叫Dmall,定位于近距O2O生活电商平台,他的名片上连公司地址还没有印,公司仅有的H5页面刚开始测试,用户数、DAU(日活)等数据都没任何参考价值。

如此巨额投资被理解为投资方对刘江峰个人价值的认可。在2014年,刘江峰带领的华为荣耀品牌,卖出了2000万部手机、30亿美金销售额,撼动小米根基。一个在华为呆了19年的悍将,业绩辉煌,如果创业,无论他做什么,相信都会众多的投资方追逐。

问题是:为什么在通信圈呆了19年的刘江峰会选择生鲜电商跨界创业?对于生鲜电商创业重重雷区将如何规避?真的不必绕开电商巨头的“冰山”?

用1亿美元天使轮+生鲜电商,华为荣耀前总裁刘江峰创业打算怎么玩?网易科技4月28日专访刘江峰,就以上问题进行提问。坦率地说,有一些问题刘江峰想得并不清晰,但对投资人来说,也许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相信这个人有足够大的格局观、高效的执行力以及快速的学习能力。

问题一:为何选择生鲜电商跨界创业

这是刘江峰自离职创业之后,被问及最多的一个问题。

“创业有时其实没那么多理性态度的选择。你如果问现在的方向一定对吗?也不一定。但是,生鲜电商和生活电商在中国至今没有一个巨头性的大平台,大多是碎片化的存在,而我觉得O2O热潮正给生鲜电商带来非常好的机遇,加上消费者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体验到了通过互联网享受线下服务的便捷,开始渐渐普遍地接受了这个消费观念。(所以应该是个不错的创业选择。)”刘江峰半开玩笑对网易科技回答。

刘江峰说,他非常看好生鲜电商平台,因为之前没有这一方面的经验,所以挑战还是不小,而Dmall与其他O2O模式最大的不同则在于“承认线下的价值”、“重估线下价值”。至于跨界的准备与风险,他并未做过多正面回答。

据今年三月末“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上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生鲜电商企业共有4000家左右,但其中仅1%实现了盈利,7%巨亏,88%略亏,4%持平。看好生鲜电商市场的大有人在,但实际上生鲜电商远比其他品类电商更难做。

一般而言,目前掣肘生鲜电商发展三个最重要原因已经成了老生常谈:商品损耗大,物流成本高,标准化不定。

首先,生鲜产品容易损耗,所以对冷链仓储等要求更高,加大了成本的风险投入。其次,生鲜产品本身价格定位相对较低,而物流的配送费在此模式下容易显得“小题大作”,消费者往往并不愿意花甚至和商品差不多的价钱来付物流的支出。再次,对于生鲜的标准化定位千人千面,比如对于菜品大小的喜好选择,又比如如何解释鱼的新鲜度等问题,都难有统一标准。也正是由于这些原因,直到最近一两年才逐渐有胆大的吃蟹者开始规模化地试水生鲜电商。

刘江峰做Dmall的逻辑则还有一条:问题多的地方机会多,有风险才有收益。“生鲜电商市场之所以没做起来是因为难度大,但是现在可以看出,越难做却进来的人越多。”Dmall方的解释称,现在生鲜电商交易的增长非常快,2014年生鲜网上交易增长超过100%,未来五年会增长到15%——即1800亿的规模。

“非常有想象的空间。”刘江峰对网易科技补充道。Dmall从生鲜做起,扩展到全品类生活日用品,目标是“做中国人首选的生活电商平台”。

问题二,如何规避生鲜电商创业“雷区”?

“Dmall相当于超市的电商部门”,刘江峰表示,用户从Dmall下单后,驻扎在超市的Dmall的配送人员将从超市里拣货,1小时内送达到用户手中,目前Dmall上的折扣是95折(比超市便宜5%,满59元免费配送),7天内无理由退换。

刘江峰从三个方面来解释Dmall模式

首先,Dmall的定位是做一家“轻公司”,聚焦于用户,做“最后一公里”的分捡物流的配送及收付环节的交易,至于冷链与仓储等环节则都不涉及,所以在生鲜商品损耗上承担的风险几乎为零。

其次,做的是“分布式电商”模式,与线下超市以ERP(企业资源规划)系统为基础进行深度融合。以北京举例,Dmall选择和物美超市合作目前分布在北京的物美超市共有一百多家,所以可以在很大的程度上确保对用户做到“一小时送达”。

再次,做超市平台客观上可以帮助连锁超市电商化,实现超市价值的重估。零售业从杂货铺式的1.0时代——shopping mall式的2.0时代——“seven-eleven”为代表的社区超市3.0 时代,到当下的电商4.0时代,覆盖半径远远变大。

在采访过程中,刘江峰几次强调一句话:Dmall不是做社区超市的搬运工,未来通过Dmall上的用户分析,甚至去指导超市去进行采购等。

问题三,是否要绕开电商巨头的“冰山”?

就目前来看,国内多家已成规模的“巨头”级电商平台已经在布局生鲜链条,此前,1号店成立生鲜事业部,京东上线主打生鲜品类的App“拍到家”,天猫也在上个月宣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生鲜食品的配送服务将覆盖到包括新疆在内的301个城市。

那么创业继续挖生鲜电商的金矿,是否有撞车巨头之虞?

“越多越好,众人拾柴火焰高。只靠几个玩家就把市场教育起来是很难的。”刘江峰还比较乐观,他认为现在在生鲜电商领域尝试的方法很多元化,“但我们也不能说自己的就一定是最好的、会成功的,谁也没有这个保票。只是我们觉得这个模式的成功率还挺大。毕竟Dmall不去碰商品本身,(就避开了很多问题)。”

刘江峰并未有“竞争对手”的概念:“对做电商的来说,我是最穷的,做这一块的都是大玩家。如果说做创业这件事谁是竞争对手,那只有自己——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是先活下来再说。”

目前切入生鲜电商的创业公司并不算少,包括前快的CEO陈伟星创办的“小美生活”以及前搜狐联席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王昕创办生鲜电商网站“春播”。据相关报道,春播获得3亿元的外部注资。

“小美生活”则起家于杭州等非北上广等地,被问及未来是否有可能出现诸侯割据的情况,刘江峰称在中国创业烧钱、老大通吃的模式下,拼速度是关键。至于未来,不排除领域内成熟企业的合并可能。

据悉,目前Dmall团队已召集三十人左右,核心团队成员分别来自华为、京东、百度、唯品会等,分别有着互联网或超市等不同行业背景。刘江峰也在4月28日的GMIC大会上进行了他创业的首秀--携Dmall亮相公开演讲,为着也是招揽更多的人才。

问题四,未来怎么赚钱?

按Dmall的规划,截至到5月底,会逐渐在北京地区铺设1000名左右配送员,今年年底将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铺开;“虽然成本会很高,但如果不快做就更没有机会了。”刘江峰说。

网易科技做了一个估算,以Dmall提供每名配送员每个月工资8000计算,每个月的配送人员开销成本即高达800万,加上市场推广阶段给用户补贴(商品比超市便宜5%,这部分是Dall的补贴),每个月的开支将超过1000万,但刘江峰称“这是小钱。”1亿美元基金的天使轮融资额,也许这个是刘江峰的底气。

Dmall从超市采购商品,意味着从中赚取价格差的空间非常少,商品价格标准化,即使未来大额的采购超市给予返点,这个价格差也不会太大。加上配送费,未来怎么盈利?目前有点类似Dall的创业公司“社区001”的模式是,通过采购配送超市的高频低价的商品去吸引用户,但赚钱的部分是自营高价的商品(比如茶叶、燕窝、酒店等)。刘江峰称自己不走“社区001”模式。

“做电商一开始千万不能想着赚钱,一旦赚钱,肯定有人抄你的后路。这一点我们要向京东学习。”刘江峰说。对于未来如何盈利的问题,刘江峰坦诚还没想清楚。

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他称自己已经过了四十岁的不惑之年,“我终究是想到新的空间去闯荡一下,趁着青春的尾巴。”这是刘江峰在离职信里提到一句话。

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相关阅读:

【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发布离职感谢信】

2015年4月,刘江峰发表离职信称:“我终究是想到新的空间去闯荡一下,趁着青春的尾巴,中流击水。等多年以后回想今天时,我不希望后悔我不曾尝试,错过了又一次浪潮的到来。”

刘江峰在华为工作19年,先后任职多个业务部门,2013年接管华为荣耀业务部,将华为荣耀打造为互联网子品牌,为华为消费者业务向互联网转型作出了突出贡献,仅一年就创造了2000万部终端出货量、24亿美金销售收入的优秀成绩。

【刘江峰:用户体验是唯一导向】

2014年2月,刘江峰说,华为荣耀业务部必须要有新的思维,去中心化,平等、开放的组织设计,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才能把外界的力量充分调动起来。

“以用户为终,也以用户为始。”刘江峰说,不管功能部门的设置如何,以产品经理为核心的产品设计,以用户体验为唯一导向,以电商为营销平台,是这次组织整合的目标。


©2019 上海田野农副产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